home
机构养老头部220
热门城市养老院 北京养老院 天津养老院 上海养老院 广州养老院 南京养老院 杭州养老院 沈阳养老院 海口养老院 长春养老院 重庆养老院 成都养老院 三亚养老院 福州养老院 温州养老院 武汉养老院 郑州养老院 遵义养老院 西安养老院 苏州养老院 济南养老院 南昌养老院 昆明养老院 太原养老院 大连养老院 石家庄养老院

深圳地下人卵交易曝光 养老院成代孕中心

2013/12/27 来源:潇湘晨报 作者:佚名 [ ]

深圳人卵交易?深圳黑市人卵交易过程曝光,一家神秘养老院竟是代孕服务中心,但被查养老院负责人否认做代孕。一颗卵子2万元起,与精子结合后卖到20万元!据称,供卵者多为底层白领必须年轻貌美学历高,不仅要求身体健康,还对身高长相学历有颇高要求。专家称,这种黑市交易,对女子的健康有很大伤害,风险也极大。由于一卵难求需不断更新供体,中介通过网站招揽生意。捐卵者中包括外籍女士,一供卵者称:取卵后永不相见。

 

 

“深圳人卵交易”早在三年前,就有媒体爆出此类新闻,还爆出聊天记录

一颗卵子从母体取出后,黑市价为2万元起,而其能为黑中介带来不菲的利润,这让采购这些卵子的黑中介豪气冲天:租下龙华新区一家养老院,采购价值上千万元的手术设备,打造地下手术室。当这颗卵子在手术室与不孕家庭提供的精子结合后,身价已涨至近20万元。据南都记者两个月来的暗访,这家养老院还有孕妇活动,黑中介打造的产业链还衍生出代孕服务。

这间名为“安胜达”的黑中介,对供卵者提出了一连串严苛的要求:本科毕业,85后,相貌娇美,身高1.65米以上,身体健康,供体条件越好价格越高。据黑中介负责人称,公司虽在深圳,但供体来源包括广州、北京等地。

根据我国法律,此种地下卵子交易因对供卵女性健康有伤害,且风险巨大,属明令禁止之列。昨日,深圳卫生监督局等7个部门一举捣毁了这个从事卵子非法交易的处所。

神秘的养老院

位于龙华新区的安得颐养堂,属于民治老干活动中心。除了名字,这间养老院似乎与“老人”没什么关系。三楼走廊上晾晒着婴儿的衣裳,院子里三三两两溜达的都是孕妇。

养老院里没老人,这种奇怪现象引起附近居民的好奇。但每个试图靠近这间养老院的人都会遭门卫驱赶。在此居住3年的谢先生透露,他曾试图进园,遭到保安驱逐,保安告诉他这里没有老人。

据周边居民称,这间没有老人的养老院,不时会有年轻女性走进,随后不见出来。更蹊跷的是,在很多个周末,这间养老院就会热闹起来,各式豪车熙来攘往,许多陌生的面孔穿梭于此,居民还曾目睹有医生和护士在这里活动。

安得颐养堂是一栋三层小楼,位置相当僻静,因所处的龙华老干部活动中心荒废已久,3年前才开始有人活动。即使在平日,二楼房间的窗帘也紧闭着。这家机构是做什么的?里面呆的是什么人?就算是一墙之隔的沙园埔社区居民,也没几个说得上来。

门牌显示,负责这里运营的机构名叫安胜达实业有限公司。而这里功能则被定义为:多功能老人福利机构设施。

但据南都记者调查,这里一楼早被改造成会客室,一扇厚实的玻璃门将一楼以上楼层隔开。一名守在门口的护士,面对陌生来访者更是高度戒备。即使面对以客户身份到访的记者,也同样板起面孔称:“未经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

透过附近民宅的高楼,也很难窥探到神秘楼层的细节。但据熟知该处内情的人士称,这间养老院的诡秘之处恰恰就在二楼。

据匿名人士描述,二楼多个小隔间里摆放着各种精密的医疗设备,上楼后左手边是手术室和胚胎培养室,只有在年轻女子走进小院后,这两间平时密闭的房间才会打开。其他房间全是精密仪器。

据了解,这间养老院的真实用途为卵子采集和人工胚胎培养。南都记者通过多个途径暗访获悉,年轻女子、开豪车的男性、高精尖医疗设备,分别是交易的各大要素:年轻女子在被注射促排卵针后被送进手术室,医生使用设备从其体内抽取被催排的多颗卵子,而作为买方的男性则会向机构运营者提供精子。透过高科技设备,这些精子经过筛选后被注入卵子,使其受精。这一系列过程都需要高科技设备和专业医生实施。在所有程序完成后,受精卵会被送入母体,经过十月怀胎孕育成一名婴儿。

志得意满的老板

“以前做这个的都赚了钱。现在做的人多了,利润也被摊薄了。”这家中介的幕后老板姓郭,40岁上下,早年从事医疗器械生意,轻描淡写说这话时,20多万元的大众车正停在门外。南都记者以捐卵者的身份与这个黑中介联系并取得信任,历时两个月,最终获得与其面谈的机会。因为掌握着最核心的环节———取卵与胚胎培养,除了自家生意,郭老板还能承揽其他中介打包过来的活,从中抽水。

“以前都是去广州的医院做,深圳的医院之前也能做,现在管得紧了,只有自己砸钱来搞。”郭老板透露,安得颐养堂的租金每个月20万左右,手术室和胚胎培养室的一系列设备买下来,他和合伙人投资了数千万,“和大医院做试管婴儿的设备一样,正规医院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话音刚落,三五个大腹便便的女人鱼贯而入,操着各地方言,亲切地管郭老板叫着张总。她们是代孕妈妈。在孩子分娩前,她们必须住在这里,由女助理和护士看护。“这些人之前都是打工妹,嫌赚得不多,或急需用钱,就会来干这个”,郭老板的助理阿芬说。如果有些购买卵子的家庭妻子一方还无法怀孕,他们会顺水推舟提供代孕业务,这项服务的代价亦在20万元上下。

而另一路以不孕家庭身份出现的南都记者则获悉,受精卵培育成功后,会送入不孕家庭妻子的体内孕育,但如果嫌麻烦或身体条件不适合,孕育环节也可交由中介管理的代孕妈妈。如果多付2万元,中介还可对精子进行甄别,确保生出的是男宝宝。

稀缺的卵子

相比复杂的手术,卵子供体的工作则要简单得多。据郭老板称,如果应聘的女性获得客户认可,且身体条件适合,即可领取到5000元的预付款,并进入养老院。在这里的手术室,她们会接受排卵针注射,为期10天,然后接受取卵。一根长度约15厘米的长针插入阴道,在超音波圈像的帮助下,椭圆形的卵泡将被缓缓吸出,耗费时间不过十几分钟。

手术室隔壁便是胚胎培养室,在同一天,买方丈夫的精子也将被取出,并注射入卵子,在培养室的培养箱内实现卵子与精子结合,成为受精卵。早期受精卵继续在培养箱内发育2-5天,然后将人工培养的受精卵移植到母体子宫内继续妊娠发育成胎儿。剩下的受精卵则被保存在温度为零下196摄氏度的液氮桶内,作为替补。

实际上,胚胎培养室还承担着另外一项功能,捡精。“就是挑选只携带X染色体的精子,确保生下来的肯定是男婴。”阿芬透露,这项工作需要医务人员在实验室埋头奋战两个多小时才能完成,代价亦不菲,如果需要这项额外服务,买方需要多支付两万元,“国家法律规定严谨筛选孩子的性别,因此就算你去医院做试管婴儿,医生也不敢告诉你性别,只有我们这里可以做。”

被推出手术室时,供卵者即可收到余款,这也就意味着她们使命的结束。在那之前,她们需同中介签订生死契约,若在手术台上发生意外,中介只要赔偿一小笔钱。术后的并发症则需自己负担。

而这里除了奔走的护士,看不到医生的身影。“他们不会24小时在,只有需要动手术的时候,我们才会将他们从公立医院里接过来”,郭老板反复强调,到了手术时,一定是有资质的医生操刀。

“相比被炒热精子紧张来说,卵子资源更是稀缺。”罗湖人民医院生殖中心相关负责人透露,国内目前尚无卵子库,但不少妻子无法提供合格卵子。虽然卫生部制订了相应政策,如有正在进行助孕治疗的夫妇在尝试过程中产生富余卵子,在卵子健康且安全情况下可自愿捐赠给其他卵子有缺陷的夫妻,但只能收取适量误工费、营养费。1999年生殖中心成立至今,能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卵子的夫妻仍是凤毛麟角。“即使是通过合法的手段捐赠卵子,通常也要在卵子被取出半年之后才能进行。艾滋病的潜伏期就是半年,之前未必就能检测出来,这么做就是为了保险。”

在现有情况下,这种家庭若要获得卵子,铤而走险诉诸黑市似乎是唯一的办法。只要刚需在,这个游走在法律边缘的灰色链条就不会消失。在这条灰色链条上牵扯着的是待价而沽的捐卵者、无奈的不孕家庭、趋利的中介和铤而走险的医生。在这场交易背后隐藏着的,除了捐赠者卵巢早衰的问题,亦有巨大的伦理风险。它是这条灰色产业链的原罪,一旦应验,后果难以设想。

供卵者多为底层白领必须年轻貌美学历高

对于供卵者,这家黑中介开出的条件只能用“严苛”形容:本科毕业,85后,相貌娇美,身高1 .65米以上,身体健康。供体条件越好价格越高,符合基本条件的供卵者可获得两万元酬劳。如果条件好,则有更大的议价空间。郭老板透露,如果能同时满足90后、拥有本科以上学历、长相身材出挑3个条件,这样的捐赠者能拿到5万元以上的酬劳。

中介通过网站招揽生意

如此严苛的供体条件皆因客户需求。据了解,多金但缺少小孩的富裕家庭,一旦决定走上购卵产子之路,都要求卵子为“优质产品”。这一行的从业者称,正因为严苛的条件,捐卵者的甄别非常困难,虽然中介实体在深圳,但寻找供体却是在全国范围内展开。

在龙岗布吉京南华庭A栋14楼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里,有几名中介在电脑前忙碌着。这里是黑中介的“营销中心”:中介们通过一个名叫“诚品代孕”的网站,招揽卵子买家和卖家。将不同的供卵者按照血型分类归档,同时登记他们的身高、体重、学历等因素,针对不同客户的需要对号入座。这里也是郭老板的大本营,负责实地的联络和洽谈,他需要竭尽全力打消买家的顾虑,在买卖成了之后,进入安得颐养堂实施手术。

客服小陈的工作是将供卵者的素颜照和资料传给客户,在对方表示满意后促成双方约见。但在这之前,他们需要对捐卵者进行一轮相对严格的淘汰,尽可能确保对方健康无虞。“我们经营的也是诚信和口碑,就算蒙混得了一时,体检时客户还是能瞧得出端倪。”小陈说,若生意黄了,他们照样拿不到中介费。为了尽量避免纠纷,在联络供卵者时,他们也会交代取卵对身体可能会招来的伤害。

捐卵者中包括外籍女士

郭老板手上有形形色色的捐卵者,最常见的是写字楼里的底层白领。这类女士的最大优势是年轻,学历和长相都有,且身家清白,但薪水却难以和这些城市飞涨的物价匹敌,她们愿意通过这种方式获得钱来救急。

而这类不富裕的办公室女郎,正是郭老板以及他的客户们所青睐的捐赠者,这类人群没有太多不良嗜好,时间充裕,通常捐卵要经历面试、体检、打针以及取卵,走完流程差不多需要一个半月。小部分供卵者是在校大学生,但郭老板透露,深圳本地的并不多,若实在需要,只能从广州甚至北京接人过来。

据南都暗访,外籍人士亦是网罗的对象。就在今年9月底,一位20岁的匈牙利留学生通过郭老板介绍,以6万元的价格售出了自己的卵子,买家是一名出手阔绰的生意人,他一直希望拥有一个漂亮的混血儿。这不是郭老板经手的第一单此类买卖,“之前还有一个俄罗斯的模特,也是在我这做的(卵子捐赠)。”

一卵难求需不断更新供体

即使价格居高不下,寻觅到一个好的捐卵者仍属不易。一个女人一生只有400-600个卵泡会成熟排出。即使是优异的供卵者,最多也只能接受5次左右的供卵,否则无法确保卵子质量。这也就意味着,中介需要不断更新供卵对象。此外,供卵者流动性极大,很多登记在册的人往往无法联系,需不断补充新鲜血液。有的中介因此也借助曾经的捐卵者寻找供体。“一旦为我再成功介绍一个合格的捐卵者,就能再获得5000元的报酬。”深圳一家代孕中介的负责人袁丽告诉记者。

仍有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即通过这种途径获得卵子的安全性。“我也只能确保她的体检结果是健康的,但不能确保她是不是确实没有隐形家族遗传病,总不能跑到她们老家去调查吧。”郭老板坦白告知。一般情况下,他们会通过染色体检查发现问题,以确保万无一失。

“不是为了钱,谁会心甘情愿来干这事?其中的风险和对身体的伤害都心知肚明。”袁丽直言不讳,她甚至会奉劝这些捐卵者三思而后行。

对话

供卵者阿美:取卵后永不相见

阿美略施粉黛,向客户介绍自己。这里除了面试她的客户,还有中介小杨,她会在阿美出现纰漏时圆场。阿美所寻觅的并不是一份工,而是兜售腹中卵子的机会。事成之后她将获得3万元的酬劳,这个数目是她半年的工资。

阿美是一家民营培训机构的舞蹈老师,时间充裕,无意间听周围的姐妹说起供卵的生财之道,“拿到了四万多”,阿美也动了心。她在网上搜寻这样的机会,提交了照片和资料后,中介打电话通知她见客户。面试前,小杨交代阿美,尽量强调自己的艺术天赋,这样能在面试时获得加分。

谈话的过程让阿美仿佛回到找工作面试的场景,除了询问年龄、身高,客户甚至关心阿美的双眼皮是不是粘的,并要求她扒开眼皮,看看是不是有戴美瞳。除了这些,阿美并不能透露自己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即使客户对她满意,她必须跟中介签合同,约定万一在手术中发生意外的赔偿以及酬劳。

达成意向后,阿美将捐出自己的卵子。这个将在10个月后降生的孩子会在怎样的家庭中长大,会不会被善待,这些都与阿美无关,在中间穿针引线的小杨亦守口如瓶。她所需要挂心的只是从手术台下来之后是否能顺利拿到余款,之后忘记此事。

记者:你知道捐卵对你身体可能会带来一些伤害吗?

阿美:当然知道,他们(中介)已经跟我说了。

记者:您将来会后悔吗?会不会有一天会想要把孩子要回去?

阿美:怎么会?我捐卵了之后,就希望你不认识我,我跟你也没瓜葛。拿了钱之后,大家永远都不要见面是最好的。

记者:您做这个是为了钱吗?

阿美:我也有朋友找我捐,但我说这个没可能,熟人之间搞这个太奇怪了。不全是为了钱吧,我也希望能帮助人。

记者:如果将来这个孩子的身体出现意外,比如需要血缘上的母亲捐赠骨髓或者脏器,你愿意帮忙吗?

阿美:这个就不关我的事情了,我给了我的卵子之后,他(这个孩子)会怎么样,我没有理由要来管。

记者:您如果以后继续呆在深圳,你将来的儿女会面临一个近亲结婚的可能性吧。

阿美:应该不会吧,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

记者:您家人知道这件事情吗?

阿美:当然不会让他们知道,这个又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情。

政府行动

养老院被查负责人否认做代孕

昨日,深圳卫生监督局、龙华新区公共事业局、民治街道办、民治派出所等7个部门共同出动,一举捣毁了安得颐养堂这个从事卵子非法交易的处所。卫生监督局医疗监督科科长吴乃裕表示,这个机构涉嫌非法行医的事实已经铁板钉钉。

“我们是卖酒的,没有做你们说的供卵和代孕业务。”昨天下午两点半,深圳市卫生监督局联合药监局及罗岗派出所进入上述黑中介负责人郭某的办公室———龙岗布吉京南路京南华庭A栋一间民宅。一直联系业务的郭某并不在办公室。现场两名工作人员对执法人员突然造访有点不知所措。经执法人员沟通,工作人员联系了老板罗某,他是郭某的合伙人。

据罗某介绍,他利用这家办公室经营酒类,与郭某的合作关系是医疗器械方面。据罗某出具的企业法人执照,他注册的公司为深圳市益颖鑫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万元。2011年10月26日,他与郭某签订转让协议,转让该公司90%股权。此后,罗某用该办公室作酒类和医疗器械经营。罗某表示跟郭某只有医疗器械方面的合作,对其提供的供卵和代孕业务不清楚。

“笔记本上写着‘一人找俄罗斯卵’、‘找条件好的捐卵者’……”卫生监督局工作人员清点着郭某办公室文件,发现十几张便条上都是女性在医院检查的信息,大量供卵和代孕协议和一本收款收据。

在罗某的催促下,昨日下午4点15分郭某出现在他的总经理办公室。按要求把保险柜里的供卵和代孕合同拿出来后,就坐在角落。据其介绍,民治老干活动中心是刚联系上的,以前是在广州花都做生意。

对于找到供卵者后的所有环节,郭老板都否认与自己有关,否认与民治老干活动中心有联系,称客户做检查和手术的地方都是他们自己选的,“我只是公司的业务经理。”

龙岗区卫生监督所医疗保健监督科科长赖浪平表示,接下来将会跟民治查封的资料进行交叉对比,以确定郭某的具体角色,现场查到的只是一个环节,现在要顺着两边查处信息找到整个团伙。

责任编辑:艾璐

养生节目

进入>>

机构免费加入

机构养老动态

更多>>

走进松堂关怀医院,送福老人

这是一家集医院、福利院、敬老院职能为一体的综合机构,以精湛的医术医德和丰富的护理经验扬名,至今已为18000多位老人带去了诚挚的关怀。院长还给我们上了一课,题为“社会沃母”理论――世界各国医学专家将临终关怀定为六个月。而松堂医院经过十几年对一万多位临终者调查结果应为280天,正象新的生命在母亲子宫里的280天得到了呵护一样,临终病人就像孩子,也同样需要社会的关怀;松堂关怀医院的工作就是营造这美好的“社会沃母” [详情]
走进松堂关怀医院,送福老人

明星机构访谈

更多>>

明星养老机构访谈申请条件

明星机构访谈是针对热衷养老产业,对养老行业及其发展具备敏锐的洞察力和深入了解且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养老领域资深人士进行采访交谈的专业平台。 [详情]
明星养老机构访谈申请条件

关于中华养老网

养老产业招商

城市产业招商

联系我们 |刊登广告 |平台介绍 |关于我们 |豁免条款 |招聘信息 |隐私保护 |版权申明